1280children019.jpg  

加拿大注重孩子的人權,對孩子的保護到什麼地步,細枝未節,很難讓你了解。我分享一個我個人的故事,你就可以有個概念。這對我而言,可是一個不小的文化衝擊。

 

二年前,登陸加拿大滿一年半的我剛拿到了期待已久的工作簽證,高興的不得了。有一次經過art gallery(本城的唯一個一個藝術中心)本來是想要看看有沒有些油畫課或是捏陶課可以上的。結果隨口問一句:你們有欠缺畫畫老師嗎?無心插柳柳成蔭,經過了面試之後,我就順風搭上了當年的暑假兒童夏令營,成為兒童夏令營的教學老師,這是我在海外的第一份工作。第一年一切順利,風評很好,靠著我過去在台灣打下的將近十五年的教學基礎,把學生給治得服服貼貼的,還有學生家長,一個滿頭金髮的美女級貴婦特別來向我道謝,說她的女兒好喜歡我的課。聽得我簡直是心花怒放。

 

第二年理所當然地我也成為了台柱的老師之一了。今年我玩點不一樣的遊戲(其實這遊戲去年也玩過),用紙板畫了類似大富翁的遊戲,目的是為了強化一些之前上課教過的內容,走的格子裡面除了問答、機會、命運等,也有小監牢(暫停玩一次),也有一些小糖果和小貼子的格子,增加趣味。其中一格是一個畫塗得紅通通的嘴唇。要是跳到這一格的人,就要被老師親一下或是親老師一下,當然也可以選擇付出剛剛拿到的籌碼或是糖果來過關。這個遊戲原本是設計給幼稚園用的,小朋友最喜歡這一格了,衝上來給你一個溼答答的大親親是常見的事情。我又是女生(如果是男老師執行這個遊戲的話難免怪怪的),所以沒有想太多。

 

這一次我執行這個遊戲時(學生年紀是在小學的階段),因為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走到這一格去,所以我也沒有花費時間解釋太多。沒有想到途中班主任進來了,用一種我闖了一個大禍的眼神看著我,然後叫我下課後去找她談一談。

 

我後來才知道,原來有家長打電話給主任,說自已的女兒對那一格感到“很不舒服”,問是怎麼一回事。主任超認真的看待此事。她向我先問清楚了前因後果,也找來了藝術中心的法律顧問仔細資詢,做好家長提告的話要如何應付的萬全準備,陣仗這麼大,把我給嚇在當場。…有…有這麼嚴重嗎?

 

This is big… this is big! 這件事很嚴重…後果可能會很嚴重」班主任憂心沖沖,臉色十分凝重。她告訴我,加拿大明文法律規定很清楚,性騷擾可是一件很重的罪。

 

「性騷擾?!」我驚呆了。「呃…這…?」我向主任解釋過,這一格設計的目的是為了和孩子們做互動,增加張力和樂趣,實在和性騷擾一點關係也沒有。更何況我是女的,怎麼會去騷擾女同學呢?

「不是這樣說的,」法律顧問回答了我的問題。「萬一妳是女同性戀怎麼辨?加拿大的法律是考慮得很全面的。」

 

「原來如此…這點我倒是沒有想到過。」我點了點頭嘆了氣。「算是給我上了一課了。」

 

幸好之後家長接受了藝術中心的解釋,沒有再做進一步的申訴和追究,不然我可要玩完了。這一次的經驗讓我學了一個大教訓,也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價值觀吧。

很多人問我,既然你以前做老師,為什麼現在不回學校拿學位重執教鞭呢?我告訴你這就是為什麼!!!當老師,不是只是有關於語言、能力、學位。而是在這些細微未節之處,這是文化深度和法律意識的問題,這是我這個才來只有二、三年的新移民,還自覺沒有做好準備,還沒有把握掌握的關鍵部份。

 

加拿大是不是對孩子保護過度了?當然可能是。他們自已也在檢討這個議題。可是你不能不佩服他們在法律面上的執行程度,還有大家對於這方面的敏銳度和意識,這是一個健全的社會才有的共同共識。

 

~~~~~分享者簡歷:~~~~~

 

1.jpg 

 

Sharon,本名黃慧真

 

目前是旅居加拿大的教育工作者。

 

個人網頁。鳳凰女的冒險旅程。:http://sharonlp41.pixnet.net/blog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藝術的心靈空間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